阅读历史
换源:

第四百八十九章 有需求的空军

作品:腾飞我的航空时代|作者:安溪柚|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3-26 14:05:17|下载:腾飞我的航空时代TXT下载
  宋长征在返航途中跟周继伟传授者所谓的兵贵神速,刚刚升任空军测绘大队队长的薛卫国却将这四个字发挥到了极致。

  他先是跑去浣城的腾飞航空总公司总部,结果发现庄建业携着全家老小去了距离京城不远的戴河疗养地度假,简单的在腾飞航空总公司转了一圈后,第二天就乘坐运6飞往京城,随后亲自开车跑到戴河疗养地。

  之所以如此风风火火,无他,只因为他们空军测绘大队也对海军改装的安—26产生了兴趣,特别是加装01号综合电子机腹盒装组件的安—26,空军方面认为对现阶段空军作战极有帮助。

  之所以会有结论,主要是海军在改装安—26时,空军虽然没插手,看也没闲着,一直在冷眼旁观。

  结果看着看着忽然发现换上了D—46ML涡轮螺旋桨发动机,以及01号综合电子机腹盒装组件的安—26,不但航程比之前的安—26要多出40%左右,关键是基于无侦—8A无人机系统的先进电子设备赋予安—26电子信息能力。

  尤其是去掉繁重的远程控制系统后,01号综合电子机腹盒装组件增加了更多电子对抗设备,更是让改装后的安—26极强的电子作战功能,妥妥一架综合性电子支援飞机。

  如果尽于此也就罢了,主要的是基于安—26的快速改装能力让空军更是欲罢不能。

  因为空军不用做额外的投入,更不用把安—26送进航空制造厂做大型整容手术,只在空军下属的修理厂,在不触及安—26主体结构的情况下,快速完成电子支援类飞机的改装。

  这对空军电子保障能力、通讯保障能力,电子对抗能力的快速生成至关重要。

  要知道空军手上的安—26可是有45架,是海军的三倍,而目前利用轰5改装的电子侦察机等特种支援类飞机逐渐老化,急需新式飞机予以补充。

  但运8和轰6这类适合的大平台由于刚定型没多久,产量低不说,性能上也不稳定,还需要进一步的改进,这就导致空军类似的特种支援类飞机就算有想法,也没有合适平台承载的尴尬处境。

  所以当海军突然开始改装他们安—26,空军就开始高度关注了,如果海军改装的效果一般般也就算了,问题是海军不但成了,而且效果出乎意料的好,这下空军就坐不住了,立马安排这方面的专家薛卫东去腾飞航空总公司去接洽一下,最好能初步敲定一个计划出来。

  薛卫东对此自然是责无旁贷,接到上级的命令后立即找来几个得力的手下就赶到浣城,结果却扑了个空。

  如果是其他单位,总经理不在,遇到空军方面的人来了解情况,书记就要出来顶上,这要是放在半个月前还真没的说,黄峰保证接待的明明白白,问题是老黄如今已经调到成功厂任代总经理去了。

  如今腾飞航空总公司的总经理和书记都是庄建业一肩挑。

  至于林光华、彭川、钱强、刘纯、魏广平、宋亚男等几位有实权的领导不是被派到海军某场站和基地参与安—26的改装和燃气轮机的上舰;就是除了生产和技术研究外,对旁的根本就没兴趣。

  所以薛卫东别说了解情况了,就是普通的交流都很难展开,因为接待他的宋亚男比他还不耐烦,自己一句话还没问完,对方就已经看了好几次手表,等自己终于问完话,结果对方给他的答复耿直而又霸气:“我是做材料的,飞机我不懂。”

  薛卫东差点儿当场抓狂挠墙,没办法,只能问清楚庄建业的去向,自己找过去跟这位腾飞航空总公司的当家人亲自谈吧。

  尽管庄建业滑不溜丢跟个泥鳅似的,人也跟西方的资本家一样,除了钱和利益其他都不在乎,但至少庄建业能正常交流不是。

  所以想都不想就杀到了戴河疗养地,通过空军内部的关系打听到庄建业一家居住的地方,就风风火火的上了过去,结果刚进到小院子,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

  只见一位眼睛不大,眼袋很深,留着光头,却极具军人气质的老者,正撸胳膊挽袖子的拿着一个象棋大喊:“我刚才走错了,不行,缓一步。”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儿?都让你悔了几步了?不行,我马上就要将军了,要么认输,要么落子,就是不能悔棋。”对面的那位身材高大,穿着的呢子外套,带着浓重川渝口音的老者半点儿面子都没给。

  光头老者却不依:“那是我一时不察,上了你的鬼当,不行,你把炮退回去。”

  “凭什么让我退?照你这么说,你把老帅直接让我吃了不就万事大吉了。”川渝口音直接怼了回去。

  光头老者一时气节,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小眼睛瞪得溜圆,冷哼一声便不再理对方,举着手里的象棋基于埋头观察棋盘内的局势。

  见到这一幕的薛卫东先是惊讶,然后震惊,最后一身冷汗的悄悄退出这间小院子,一项无所畏惧的薛卫东之所以如此,无他,只因为那个举棋不定的光头老者不是别人,正是他上级的上级,总部首长。

  总部首长居然在庄建业居住的地方?天啊,那跟总部首长下棋的老者又是谁?

  都说庄建业能从一个濒临倒闭的小厂,做到如今的地步,背后有能人扶持,现在看来所言非虚。

  薛卫东回想着刚才看到的一幕,心里对庄建业不知不觉拔高了一个层次。

  “薛队长!”

  就在薛卫东心里震惊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薛卫东转头一看,原来是庄建业,不过与平日里不同,今天的庄建业不但穿的很休想,脖子上还顶着一位三、四岁大的孩子。

  整个一居家奶爸的模样。

  “嘟嘟,叫伯伯!”

  “伯伯好!”庄建业头顶上的小嘟嘟声音清脆,显得很乖巧,薛卫东显然没有跟小孩子打交道的技巧,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夸几句这孩子聪明,真好看这类的万金油来应付。

  庄建业也不以为意,把嘟嘟从脖子上抱下来:“爸爸要跟这位伯伯谈点儿事情,你去找院子里的两位爷爷玩儿吧。”

  一听能跟院子里的两位爷爷玩儿,嘟嘟喊着:“掏鸟窝,掏鸟窝,掏鸟窝……”就风一般冲进院子。

  庄建业满脑子黑线,尴尬的冲身旁的薛卫东解释:“家里的小孩子都被老人给惯坏了……”

  薛卫东脸上没啥,心里却巨震,家里的老人,NM总部首长就在你家院子里好不好,还惯坏了,你庄建业要是觉得这么惯着不好,我儿子也不大,咱俩换换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