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最小五十

作品:神仙职员|作者:无罪|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2-06 18:10:35|下载:神仙职员TXT下载
  “M|LGBD。”坐在抽水马桶上的赵陵君忍不住骂了句粗话。

  透过卫生间的玻璃窗户,赵陵君看见马路上的柏油在冒着丝丝的热气,空气都似乎粘稠的变得跟融化了的巧克力一样,而天空中,竟然连一丝的风都没有,就连马路两边,被晒焉了的梧桐树的树叶子都耷拉着,动都不动。

  往年六月的天气还很是凉爽,可是今年的天气却一反常态,老天爷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才过了六月,气温就一路飙升。象今天更是离谱,最高温度就直接到了三十八度。上下班的路上,赵陵君觉得自己都快要被晒成人干了。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可是等赵陵君回到自己住的窝,却发现,整个小区,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居然全部停电。

  赵陵君抄起手机,打了无数个投诉电话之后,终于不得不进了自己闷罐一样的房间。房间里的热浪让赵陵君几乎昏死过去。正当赵陵君决定出门找个地方凉快一下的时候,赵陵君的肚子,却又疼的跟个刀绞似的。

  冲到卫生间坐在马桶上**的时候,赵陵君才想来那碗自己回来前在路边摊吃的当晚饭的牛肉拉面。当时赵陵君就觉得那碗牛肉拉面的味道有点怪,可赵陵君当时却以为牛肉拉面的老板推出了新口味,吃得不亦乐呼。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赵陵君坐在马桶上,拉到几乎昏死过去,好不容易拉完的时候,赵陵君却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赵陵君发现自己的卫生间里,手纸居然已经用光了。

  对付没带手纸,早在上大学一年级的时候,赵陵君就已经有了好几种对付的方法。比如说大喊一声,谁借我张报纸使使,或是拜托来厕所的其它同学做做好事,帮忙捎两张手纸过来。可是在这个时候,赵陵君却明白,适用的方法只有两种。

  赵陵君首先想使用的就是第一种,这种比较恶心,但是比较经济。而且比较清洁,没有任何毒副作用。于是赵陵君掀开了抽水马桶上水箱的盖子,想从里面捞点水出来冲冲自己的屁股。可是一看之下,赵陵君却差点昏了过去。

  抽水马桶里的水也几乎点滴全无。原来今天的小区,非但是断电,而且顺带着连水也断了。而在刚进卫生间的时候,赵陵君还习惯性的先冲了一下抽水马桶。

  第一种方案失败之后,赵陵君就开始实施第二种方案。这第二种方案,赵陵君的大学里的寝室室友就曾经尝试过。当时赵陵君的室友,用十张水票,解决了现在困扰着赵陵君的问题。只不过现在的赵陵君已经毕业了近一年了,那些廉价的水票已经如赵陵君暗恋着的工商院的女生一样,消逝得无影踪了。

  所以在掏出自己的皮夹的时候,赵陵君希望自己可以在自己的皮夹子里,发现一些过期的发票啊什么的,实在不行的话,自己就使用那一块五块的。

  可是等赵陵君掏出皮夹一看。自认为自己受过高等教育,是个文明人的赵陵君,却忍不住骂了句,“M|LGBD。”

  本来赵陵君平时的皮夹子里,都会有些过期的发票,一些商家发的打折券啊什么的,可是今天赵陵君的皮夹子里,却偏偏没有那些东西。

  而且最让赵陵君发狂的是,赵陵君今天的皮夹里,最小面额的钞票,竟然是五十。

  有的时候,人倒霉起来,果真是喝凉水都会塞牙的。赵陵君一边用五十的纸钞做着龌龊的事,一边悲戚的想。

  “一天的工资,上了个WC,就这么没了。”

  提着裤子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赵陵君恨不得提把刀去找水电部门的主管单位拼命。可是在这个时候,赵陵君却突然听见了很多人在喧闹,似乎在喊自己的名字。

  “赵陵君…赵陵君…快下来。”

  赵陵君一探头,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因为悲愤过度而产生幻觉了。自己的一栋楼下,很多人都在喊着自己的名字。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赵陵君一边不安的下楼一边想,“难道他们闻到了点什么?知道了我上完WC,没水冲马桶了?还是知道刚刚我没手纸了,用五十块擦屁股了?”

  “你怎么动作这么慢啊,到现在才下来。”一个胖呼呼的家伙很没好气的对赵陵君说。

  “M|LGBD,我想怎么走就怎么走,快点慢点,你管的着么你。”赵陵君很想先这么说,然后一脚把自己面前这个胖的就象个垃圾筒一样的,让人看见就联想到一堆胖乎乎的,没做好的,浑身冒油,让人恶心的红烧肉一样的猥琐男人一脚踢飞。可是赵陵君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却强迫自己对着这个让自己反胃到了极点的男人露出了个春风化雨般的笑容,并用自己听了都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对这个胖男人叫了声,“张总。”

  被赵陵君称做张总的这个胖男人的名字叫张重。和他的名字一样,他的确很重。近两百斤的体重估计可以将赵陵君活活的压死。但让赵陵君不敢将之一脚踢飞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家伙和赵陵君在一个公司任职,而且级别整整比赵陵君高三级,而且他有个整个公司皆知的外号“锅炉工。”

  张重在公司的身份,是人事部经理,他的手里,有着很大的权力,他当然不是什么烧锅炉的锅炉工。他之所以有这样的外号,是因为他的特点是煽风点火。

  一件屁大的事情,他在总经理面前,就能说的跟个什么事件似的。迟到了一分钟,在他嘴里说出来,带来的影响,就能跟旷工一天一样的恶劣。

  总而言之,这个胖男人是一个在公司人见人恨,人人恨不得将之活活吊死的人,估计从公司成立到现在,已经有无数个在心里动过要把这个男人拉出去点天灯的念头。

  说实话在公司里谁都知道,张重这个人,除了会煽风点火,打小报告之外,别无他长。可是到现在为止,张重还是活的好好的。而且还活的比谁都滋润。而所有得罪他的人,似乎一个都没有好下场。

  原因只有一个,是因为张重正好是总经理的小舅子。

  “出了什么事啊。”赵陵君努力的让自己不露出半点对这个家伙的厌恶之情。

  “不得了了。”一个似乎是抹了蜜一样的的声音在赵陵君的耳边响起。在这六月的闷热天气里,赵陵君感觉到了身上都似乎有蜜糖在流淌。

  这样的声音如果在某个声讯电话台响起,很有可能听到这个声音的男人早已经去准备手纸去了。赵陵君一直认为,如果不是现在流行面对面的视讯啊什么的不再流行打声讯电话了,这个声音的拥有者,早已经红透了半天天,成为某个声讯台的头牌红人。

  但是现在的赵陵君听到这个声音只觉得眼前一黑,赵陵君觉得自己随时都有魂飞魄散的可能。

  因为这个声音的拥有者的容颜,早已让赵陵君永生难忘。

  楼下水泥地上传上的滚滚热气和这个如同蜜糖一样的声音,让神智恍惚的赵陵君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去年的那个七月,听到这个声音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