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默契

作品:平天策|作者:无罪|分类:奇幻频道|更新:2020-03-28 21:52:40|下载:平天策TXT下载
  陈霸先苦笑起来。

  他知道这些苦行僧为魔宗报仇的心念不可动摇,他当然很敬佩这些苦行僧付出的牺牲,不过对于他而言,如果有必要,连他自己的都可以牺牲。

  陈家原本就是南朝的柱石,虽然看似游离在这些最顶尖的修行者的争斗之外,但其实从未真正脱离在这种争斗之外。尤其当发现沈约传给自己的那块奇特的令牌甚至能够克制贺拔岳座下的那些修行者的真元力量之后,他便知道自己注定也要在这场战争之中起到很关键的作用。

  只是哪怕听着白月露这样说,他依旧有些无所适从。

  现在整个南朝和北魏要对付的敌人,和他以往的敌人都不同。

  他们所有人对贺拔岳所知太少,他现在甚至也不知道凭借什么样的手段才能杀死贺拔岳,就算是对手中的那块令牌,他也不够了解。

  “选什么样的地方?”

  他看着白月露苦笑道:“这个地方要对贺拔岳有足够吸引力,而且应该不能有太多的人,而且…..”

  他说到这里,便没有再说下去。

  因为他觉得最大的难点,便是时间上的差距。

  让林意发现他们的意图,然后还要能够来得及在贺拔岳到达之前便和他们会合,如果他们现在和林意相距不算遥远,那消息的传递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现在他们距离林意实在太远。

  “我们朝党项去,林意只要知道我们的动向,便会第一时间知道我们的意图。”

  白月露看着他,说道:“因为我们原先便在党项准备了一个地方,只是那个地方原先是准备对付魔宗.”

  她的语气很平静。

  但这种平静里,却很自然的流露着强烈的信心。

  因为很久以来,林意和她都有着足够的默契。

  甄扶星没有再多问。

  她朝着这片山坡下走去,开始安排这些事情。

  之前林意在建康城中修行,引动星辰元气时,北方遗族的很多修行者都有感应。

  北方遗族的很多修行者原本就是修行星辰元气的异类,在接下来的行军过程里,他们有着足够的手段可以让林意感知到北方遗族的动向。她相信林意和白月露的这种默契。

  在这个时候,贺拔岳还在沉思。

  世间所有人对他的所知都实在太少。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在关陇大战爆发之前离开关陇时,和魔宗当年叛逃北魏并没有什么区别。

  那些平时觉得自己很熟悉他的部将,后来却都发现自己对于真正的贺拔岳无比的陌生。

  他们甚至觉得后来的贺拔岳和他们之前认识的贺拔岳完全不是同一个人。

  贺拔岳留给这世间的印象,或许完全就是他的伪装。

  他的喜好,他的思维方式,似乎到了这时根本就没有什么人了解。

  世间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是真正的阴谋家,他行事缜密到了极点,而且他极有耐心。

  其实对于贺拔岳而言,在沈约离开世间之前,他的对手便是沈约。

  他从沈约的身上学到了太多东西,比如沈约的强大,不只是他的修为,而是有关他的一切,外界也很少知道。

  但正是因为面对的沈约这样的对手,所以他的行事都是异常的小心。

  这些年来,稳妥便成了他的习惯。

  不管他的计策如何多变,不管他在行事上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喜好,他在面临重要时刻时,都会选择最为稳妥的方法。

  有些时候他定下某一个计策时,哪怕并未想到那个计策会失败,但潜意识里,却往往已经想到了失败的可能,并将这失败本身都变成了他后继计划里的一环。

  在魔宗从南朝逃到漠北,漠北的那些密宗确定魔宗便是他们等待的天选之人时,他们便已经无私的将最为优势的修行资源全部集中到了魔宗手中,这些年里,漠北的密宗便没有再出现那种分外强大的存在,但即便这些漠北的苦行僧众之中,那些修为最强的一批人都已经纷纷死去,剩余这些拥有着虔诚信念和分外简单纯净的精神世界的苦行僧侣,他们在看待一些人和事物时,往往却能够看得很精准和很透彻。

  这些苦行僧在来和白月露说这样的提议时,他们便从贺拔岳做过的很多事情推断出关陇大战的失败,或许也是贺拔岳潜意识里计划的一环。

  白月露同样这么认为。她在这方面的天赋,甚至超过她已经很惊人的修行天赋。

  所以在铁策军之中,即便有着魏观星这样的边军将领,她还是铁策军公认的军师。

  按照目前已经传递过来的军情,在她看来,既然贺拔岳一开始发动关陇大战,便是要引开人世间的那些强者,让他可以顺利的获得沈念,那他既然一开始想着的就是从沈念身上得到完整的幽帝至高功法,那哪怕关陇大战他们能够获胜,那些巡王和神将哪怕真的能够战胜人世间的这些修行者,也必定元气大伤,恐怕他得到沈念的功法再返回来时,便可以乘着他们虚弱便直接夺取他们的真元。

  他名义上虽然将幽冥神蚕最为对宇文家的回报,但返回之后,幽冥神蚕自然也是他的囊中之物。

  而现在关陇大战他们战败,那些巡王和神将虽然都已战死,只剩下了一名炼狱神将归林意所用,但在她看来,在贺拔岳的计划里,应该原本就有夺取天命血盒这一环,否则他在和魔宗的战斗之中,也不可能通过夺取天命血盒来获得这一战的胜利。

  既然夺取天命血盒肯定是他计划很久的事情,那他发动的这场关陇大战,自然是计划之中的一环,那天武川外那片荒原,本身便应该是他大量补充真元的灵地。

  只要贺拔岳接下来往天武川而来,她和这些苦行僧们定下的计策便有成功的可能。

  ……

  她和这些密宗剩余的苦行僧们的推断没有错误。

  贺拔岳在黑夜之中看着魔宗离开世间的方位沉思了很久,他的手中此时只有天命血盒,他想要第一时间得到的幽冥神蚕和九幽冥王剑,包括宇文猎那件可以控制天命血盒的法器,却都并未落入他的手中。

  若是魔宗只是无奈而安静的离开世间,他恐怕还有去做其他事情的可能,但此时他感觉魔宗死去的时候气机有些不对,他便觉得自己需要更加的稳妥,绝对不能在力量未至巅峰时,便贸然的直接出现在南朝那些修行者的面前。

  所以他决定去天武川。

  他首先要成为这个世间真元数量最为磅礴的存在,磅礴得要超越世间所有修行者的想象,包括这些让他感到危险的南朝修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