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章 只有结丹境的修为啊!

作品:谍影仙途|作者:爱打球的毛毛|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3-26 21:08:34|下载:谍影仙途TXT下载
  陆洲长长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窗外,不知道何时,竟飘起了飞雪。

  他怎么也没想到,朝锦儿追着自己不放的理由,只是为了让他把当年没讲完的故事讲一个结局出来。

  有头没尾的故事总是招人恨。

  陆洲叹了口气,他哪里知道夏雨荷的结局,他连自己的结局都不知道在哪里。

  打开门,坐在屋檐底下。

  雪花漫天飞舞。

  他拿起刀和木块,开始雕刻一个人像,刀锋薄而锋锐,他的手指长而有力。

  “你雕的是谁?”朝锦儿走到陆洲身旁,也坐了下来,目光中充满了疑惑。

  “自己。”陆洲道。

  “和你一点都不像。”朝锦儿不信。

  陆洲苦笑,说道:“相由心生。”

  当然不像,因为根本就是两个人,一个前世,一个今生。

  “你什么时候会的雕刻手艺?”朝锦儿道。

  陆洲的雕刻手艺其实一般,只能依稀看出粗犷的线条,和一个模糊的轮廓,唯一雕的比较精细的,是那个造型稍显奇怪的帽子。

  “你看到的只是雕刻,而在我看来,这是在修炼。”

  “听说过小李飞刀吗?”

  “他就是这样修炼的,雕刻的越久,他的手越稳,射出去的飞刀,才能做到例无虚发。”

  陆洲记得,小李飞刀的故事没有和朝锦儿说过。

  朝锦儿歪着头看着陆洲,轻笑道:“小李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飞刀和菜刀还是有区别的。”

  她看了一眼陆洲手里的菜刀,充满了鄙夷。

  陆洲浑不在意,人像已经雕完,他痴痴的看着手中的人像,一个戴着警帽的男人,也不知瞧了多久,然后他走进院子里。

  “下着雪呢!”

  朝锦儿在背后急忙说道。

  雪花飘落在陆洲的头上,肩上,他在地上挖了个坑,将那雕好的人像深深的埋了进去,然后他就痴痴的站在雪堆前。

  朝锦儿站在他的身后,长长的睫毛掩盖住她眼底的失落。

  ……

  ……

  雪下了一整天,所以今天晚上丽春院的生意冷清了许多。

  谁也不愿意这么冷天的来这里寻找温暖。

  “这是这个月的月钱,陆洲提供的情报,上面奖励了八两银子,陆洲劳心劳力,所以拿四两银子。”

  “剩下我和锦儿一人二两,没意见吧?”

  曲七娘从袖子里掏出了几块银子,分成三份,然后分别推给坐在桌子对面的陆洲和朝锦儿。

  朝锦儿没想到,陆洲交上去的情报真的换来了奖励。

  开什么玩笑?

  都这样搞,朔国岂不是吃枣药丸?

  “假情报换来的银子我不能拿。”

  朝锦儿毫不犹豫的拒绝,对于她来说,二两银子还不够她平时买胭脂水粉的钱。

  她虽然是为了陆洲来当的蝎尾,但是不代表蝎尾没有人生观价值观。

  “你觉得我们的情报是假的,欺骗了上面,这个钱来的不正,所以你拒绝接受,对吗?”曲七娘看着朝锦儿说道。

  “难道不是吗?”朝锦儿反问道。

  “看来当初陆洲不选你做蝎尾是对的。”曲七娘嘴里碎碎念了一句,只是一个月的功夫,她就发现专业和非专业的区别,现在连基础的知识都要费劲解释一番:“陆洲的每一份情报都是针对沈州城各大门派,对于督府来说,沈州城各大门派的动向尤其的重要,所以他的情报值这个价钱。”

  “那些也能叫情报?”朝锦儿有点不齿。

  她仍然记得这些情报的内容,总感觉跟闹着玩一样:“我觉得那些‘情报’毫无价值!”

  曲七娘看着朝锦儿:“蝎子只负责收集,有没有价值不归蝎子管。”

  朝锦儿张了张嘴,她想反驳,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蝎子的存在只有收集情报和执行任务这两个作用,情报有没有用蝎子说了不算,上面自然有专人去分析。

  “我们如果能直接找到有用的情报,不是能减少上面的工作吗?”朝锦儿终于找到个不算借口的借口:“一份有用的情报能体现我们做蝎子的价值!”

  “你怎么断定陆洲的情报没有用?”曲七娘凝目看着朝锦儿,笑着反问道:“还是你在怀疑我?毕竟陆洲的情报还要交到我的手上。”

  “陆洲如果提的是张三李四,我会往上报?”

  难道报上去的不是张三李四吗?

  朝锦儿撇撇嘴,这和她想象中的蝎子,似乎不太一样。

  不过好在她也不是真的为了做这个蝎尾而来:“月钱我不要,我的那份都给陆账房。”

  说完,她便将面前的银两推到陆洲面前的那一堆里面。

  陆洲笑着把钱接了过去,说道:“我先帮你收着,过两天你找我要的时候,我再给你。”

  “我不会找你要。”

  朝锦儿平日里出门吃茶的零钱似乎都比这个多。

  “你恐怕忘了,你现在不是朝锦儿了。”陆洲淡淡的笑道:“我做这个账房,七姐儿每个月还能从丽春院的盈利上拨点月钱给我,除此之外我的全部收入便是上面给的这些奖励。。”

  “你一不在丽春院上工,二不要情报的分红,身上的银子花完了,不用买脂粉?”

  朝锦儿眉头轻皱,她还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不是还有任务可以接吗?”

  很快她便想到了解决的办法,蝎首和蝎尾平日里除了收集情报外,还会执行一些特殊的任务。

  “任务可不是天天有。”

  起码陆洲在丽春院将近一个月了,还没见过一个任务。

  不过这样正好,做了这么多年的卧底,难得清闲。

  陆洲话音未落,只见一只泛着白光的纸鹤悠然飘落在窗台上。

  曲七娘眉头微皱,走到窗户边打开窗户,一道冷风顺着缝隙吹了进来,几片雪花随着冷风飘落在窗户底下的地面上,融化成了水滴。

  纸鹤到了曲七娘的手里,随着曲七娘真元的输入,纸鹤缓缓展开,曲七娘看了一眼,柳眉微蹙,然后将手里的纸放在桌子上。

  “陆账房的乌鸦嘴真的很黑。”

  “刚说完不是任务天天有,任务马上就来了。”

  陆洲眼角一跳,朝锦儿伸手拿过那张纸看了一眼,当时怔住了。

  这个任务……

  还真和陆洲的情报有关?

  只见纸上写着:

  “黄字号任务。

  追杀金刚寺般若堂长老枯叶禅师。

  任务介绍:金刚寺丢失一件镇寺之宝,怀疑是枯叶禅师所盗,枯叶禅师三日前去了一趟金狮镖局,请追杀枯叶抢回镇寺之宝。

  任务奖励:灵石十枚,纹银百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