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章 搅屎棍

作品:谍影仙途|作者:爱打球的毛毛|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3-30 02:24:53|下载:谍影仙途TXT下载
  沈州城往北,一片银装素裹。

  一辆马车自沈州城出来之后,便一直不紧不慢的赶着路。

  陆洲在马车外,朝锦儿在马车内。

  冷风吹在陆洲的脸上,如刀一般割裂尴尬的气氛,陆洲想开口说点什么,没想到朝锦儿却先开了口。

  她掀开帘子问道:“我爹没和你胡乱说些什么吧?”

  “嗯。”

  陆洲的这声嗯,朝锦儿也不知道是说了还是没说,陆洲只是为了回应朝锦儿的问题应了一声。

  朝鲁确实没有乱说什么,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不是乱说。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朝鲁心里跟明镜一样,但是正因如此,陆洲知道……

  自己出问题了。

  如果朝鲁真把他当一家人看。

  有些事情就不必瞒着他,比如枯叶禅师偷的宝贝是什么,这原本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起码对于朝鲁来说,并没那么重要。

  但是,朝鲁说谎了,他说谎的对象是陆洲,那么陆洲有理由相信,这个问题的答案对陆洲来说比较重要。

  或者说,对于陆洲另一个身份来说,比较重要。

  朝鲁为什么说谎?

  唯一的答案便是他已经暴露了。

  陆洲苦笑,或许这是他职业生涯第一次出师未捷身先死。

  问题出在哪?

  知道陆洲身份的只有李慕儒和高壮,出问题只能出在他们身上。

  朝鲁为何没有揭穿陆洲,可能是因为没证据,可能是为了把陆洲做诱饵,也可能……是真想和陆洲成为一家人。

  当然最后一种可能性,很低。

  他不说,陆洲便当做不知道。

  因为这个世上,很多事情,一旦说破,就没意思了。

  既然不说,便还有缓和的余地,无非是条件而已。

  朝锦儿叹了口气,看着陆洲侧脸,问道:“我们走的方向不对吧?”

  “枯叶禅师去的是南周,我们往北走,只怕会越走越远。所以,陆师兄是觉得自己完成不了任务,打算带我回凌云阁?”

  陆洲白了她一眼:“你这么想回凌云阁吗?”

  “想。”朝锦儿认真的点点头。

  “我都不知道你是这么恋旧的人?”陆洲笑道。

  “不过恐怕你要失望了,我们不回凌云阁,枯叶禅师曾经去过一趟金狮镖局,他一个和尚没事去镖局干什么?

  巧合的是,枯叶禅师去的第三天,金狮镖局便走了镖,而这趟镖的路程,便是先北上幽关,在幽关卸货之后,从幽关的带一批货再一路过江去南周。”

  朝锦儿眉头微皱:“你怀疑枯叶混在镖队里?”

  陆洲摇摇头:“我只是怀疑他偷的宝贝在镖队里。”

  一个镖队藏一个人不容易,但是藏一件东西就容易了许多。

  枯叶禅师费了这么大力气弄来的宝贝,宝贝在哪,枯叶一定在哪,只要找到了宝贝,就相当于找到了枯叶。

  官道上,响起陆洲扬鞭的声音。

  朝锦儿笑靥如花。

  ……

  ……

  小镇的客栈本就不大,这时住满了被风雪阻住行程的旅客,顿时显得分外拥挤。

  院子里堆着十几辆压满了货物的镖车,镖车上盖着厚厚一层草席,草席上也积满了雪。

  每辆镖车上都插着一面杏黄色的镖旗,被冷风吹的喇喇作响。

  只有在风歇着的时候,才能看清,镖旗上面是一只绣着金线的狮子,虎虎生威。

  客栈很小,堂食的地方更小,除去镖局十多个镖头,能剩下的桌子少的可怜,更何况除了镖局的人,还有其他的旅客。

  陆洲和朝锦儿来到这里的时候,客栈里连一张空桌子都没有了。

  陆洲并不着急,只是找到店小二要了一间空房。

  为何只要一间,因为一男一女出门在外,要两间才显得奇怪。

  朝锦儿面色微红,但是没有反对。

  花了钱定了房间,自然有桌子坐,这个世上很多事都可以用钱来解决。

  因为店里有不少旅客其实并没打算打尖。

  尤其是镖局的汉子,他们行走在外,只要能遮风挡雨,睡在哪都没有区别。

  陆洲和朝锦儿坐在拐角的桌子,小二端上来两碟小菜,暖了一壶酒。

  然后,他们便看到三个穿着金狮镖局镖头衣服的汉子从后面的一道门走进了客栈里,三个人说话的声音很大,正在谈论他们刀口舔血的“江湖生涯”。

  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金狮镖局的镖头。

  陆洲和朝锦儿淡然的吃着菜,他们已经易容成一对中年男女,所以这个时候只要负责听故事就行,从故事中分析这人的身份地位武功修为。

  以及,有没有可能,是枯叶禅师。

  其中一人大声说道:“贺老三,你是不知道上次我押镖去朔国,碰到了一个危险的人。”

  另一人笑道:“什么人能让咱们堂堂廖大镖头觉得危险,廖镖头一手落雨剑深的落雨书院院主真传,虽然不是儒门弟子,但是若说有人能让廖镖头觉得危险,我贺老三第一个不信。”

  拍马屁这人叫贺老三,金狮镖局镖头之一,“落雨剑”廖不平,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归元境的修为。

  廖不平摇头苦笑道:“青云榜排名第三的魔头澹台明镜,你们说危险不危险?”

  “嘶……”

  第三人倒吸一口凉气:“廖兄碰上澹台明镜还能安然活着?”

  “废话,不然你以为我是鬼么?”

  “廖镖头在澹台明镜手底下走过三招了?”贺老三急忙问道。

  等到廖不平谦虚的点头之后。

  贺老三一拍桌子说道:“我早就说过,若说比修为高低,廖镖头自然是比澹台明镜稍逊一筹,但若是比起招式之精妙,强如澹台明镜这种人也是不如我们廖镖头。”

  这番马屁拍的廖不平极为舒坦,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忽然,他嘴角的笑意凝滞在脸上。

  因为他看见店门口那厚厚的帘子被风卷起,一个身影站在门外。

  陆洲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的和尚,穿着一身黄色禅衣,身披大红色的袈裟,手中拿着一根金色的锡杖。

  冷风吹过,锡杖上的铁环叮当作响。

  客栈里顿时安静下来,静的连朝锦儿吃菜吧唧嘴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阿弥陀佛,我在门外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不知是哪位施主找贫僧?”

  和尚宣了一声佛号,缓缓走了进来。

  每走一步,锡杖上的铁环碰撞的声音就响一次,像是从阿鼻地狱发出的声音,廖不平听的就连脸上的寒毛都倒竖起来。

  他一直走到廖不平的面前:“他们说你在澹台明镜面前走过三招,是有这回事吗?”

  廖不平脸上冷汗冒了出来,如果不是因为外面的风雪,光看他的脸,还以为现在是三伏天。

  “吹牛,吹牛而已……”

  和尚把锡杖放在一旁,认真的说道:“要么把枯叶交给你们的包裹交给我,要么你对我攻上三招,还请施主选一个。”

  这下,就连不认识和尚的朝锦儿,也知道这个和尚就是廖不平口中的澹台明镜。

  而他来这里的目的……

  也是枯叶。